短景催霁

一点瞎嚼

不甘心 自说自话
也不好意思麻烦别人看去的 一点 瞎胡掰

在某个夜里
忽然回头望
发现原来已经和十五六岁的那个自己
拉开了如此长的距离
足以 让我以某种 近似探视的眼神回望
那大概是最灵敏的一段时间?
有少年人的青涩和渴切
闲来读书
用力的 将一个个散着年岁特有味道的故事揉进无知里
酿出那么一肠子感叹
是初次被恋爱捉去玩的孩子
却又不像场意外 是个应当
那一点格外柔软和过速增长的柔情
那么些 不得其所 不知所谓的 情绪
后来
一点点
一点点
于我不知道时 消失了
我心知曾是个不完整的
也心知总有一天会长全

在几百个日夜堆叠起来的
节奏和诱惑都忽然暂停的时候
那么一点点裂隙忽然透出酸来
又或许是某种我不曾辩明的味道

晓得长大了
料想长大了
猜想长大了

是对此刻基本坦然接受吧
是长全了些许?还是一并切掉了呢?

于是 忽然又发现并没有走那么远了
在某种程度上

评论